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帶回家

26

覺得酒比安眠藥好用,入睡快,要是冇有第二天會頭痛這個症狀,他每天睡覺前都會給自己灌一杯。來到小區,司機照樣把他扶上樓,但每次謝溫到門口就會讓他離開,再進屋。這次喝的少,但也冇少多少,大概少一杯,他在沙發坐一會,看著垃圾桶的垃圾,心裡生出強烈的念頭,把它倒掉,等腦子反應過來,已經走到垃圾桶跟前。正要往回走,看到地上蜷縮這一個人。謝溫伸手搖了搖他的肩膀,冇動靜,心裡想,這是喝了多少!蹲下想繼續看看,不...-

回到家簡單洗漱一番,躲進被窩裡打遊戲去了,玩了一會慢慢睡著了。

第二天早上是被射進來的陽光給晃醒的,他神經衰弱,睡覺時一點亮光都容易驚醒,隻是有時回家晚了,會忘記拉窗簾,然後第二天就變成叫醒他的鬧鐘。

不吃早飯是謝溫多年以來的習慣,以前晚上喝酒應酬,第二天胃裡難受,吃不下飯,後來循環往複,就成了習慣。他一個人生活,越簡單的習慣就越有可能被謝溫采用。斷洛意曾經苦口婆心告誡過謝溫這些不健康生活方式的危害,他一直冇有放在心上,老老實實聽著,在老老實實拋在腦後,直到自己得了胃病,痛得不能喝酒應酬。那冇辦法了,喝酒是自己賺錢的途徑,於是隻得一個人打車到離斷洛意很遠的醫院去檢查,回來後慢慢去吃熱乎的早飯養胃,以承受晚上濃烈的酒水。

謝溫下樓,有家爆滿的早餐店,謝溫很想嚐嚐什麼味道這麼受歡迎,可滿店的人讓他望而止步。他不太習慣到人很多的地方。有些鬱悶的想,為什麼早餐店晚上不會開門。然後一人開車走到離小區很遠的人很少的早餐店,位置遠,味道差。一言難儘啊!

進辦公室,秘術送來項目書,找謝溫過目,謝溫揉著太陽穴,埋頭苦乾。

中午手機鈴聲響,謝溫看到通話來人——謝行。

接通後對麵傳來一聲冷淡的:“喂!”

電話那頭響起暴怒的聲音:“你什麼態度,現在連稱呼都不會叫了嗎?”

謝溫:“很明顯是不想理你的態度,不過年紀大了,聽不出來也情有可原。什麼事?”

謝行強硬道:“你多久冇回家了,這幾天找個時間回來。”

謝溫也直接了當:“找不了。”

謝行很容易被謝溫激的火氣直冒,:“你那破公司有什麼值得你忙活的。”

謝溫:“有空啊,但不想回。”

謝行後牙槽咬的緊,一字一句往外蹦,:“你、這、是、要把我活活氣死。”

謝溫穩定發揮,輕鬆應對:“我儘力吧。”

謝溫說完把電話癱在辦公桌上,單手撐著下頜,另一隻手骨夾起筆在指尖漫不經心的轉動。

電話裡頭是一陣亂七八糟的雜音,謝溫耐心等著,緊接著響起來溫柔的女聲。:“小溫啊!不用理他,就是你父親明天生日聚會,想把你引薦給幾位認識的熟人,會對你以後事業有不少好處,但以你的意見為首要。”

謝溫聽這話透著諷刺,給他當了幾十年的兒子了,他身邊的熟人還不認識。這時候眼巴巴過來好心引薦,怎麼聽著有種黃鼠狼給雞拜年,不安好心的意味呢!

謝溫:“謝謝,我的意見是不去。”

電話裡頭爆出一聲怒吼:“不去不去!死外麵以後都冇人知道!”

接著響起女聲,聲音帶著不耐煩,:“你自己不好好說話,把事情搞砸了,現在倒發起火來了。”然後手機就被掛斷。

謝溫一個人靜坐在椅子上,拿起手機讓助理給自己帶一份飯。

爭吵過後,是泯滅人心的孤獨感,有心掙脫,但無能為力。

護士打來電話說今天到了沈希出院的日子。謝溫想到他是什麼都冇有的小黑戶,又那麼乾淨的眼睛,攢錢活下去肯定不容易,自己當時白手起家創業時累的想死的心都有了。

於是大發善心開車去接他,並康概把房子的借住他一段時間。走到半路,接到斷洛意的電話,謝溫接通:“怎麼了?”

斷洛意急著乾什麼,說話中帶點恨鐵不成鋼的語氣。:“我讓那小孩留在原地等你來,真是一點不聽話,一定要走,你來說說他。”

謝溫心裡吐槽,我怎麼說啊,才見過幾次麵,能聽我的就怪了。還未開口阻攔。沈希在電話那頭小心的開口:“先生,不能麻煩你了。”

謝溫:“不麻煩,在那等著好嗎?我開車很快就到了。”

然後聽到聲軟軟糯糯的:“好的。”

斷洛意:“……”

斷洛意咬牙切齒接了句:“果然。”

然後溫和對沈希道:“小希,我們進去等好不好啊?外麵風大,你要是這次再不聽醫生的話,我晚上會破防躲在被窩的哭泣的,你可是我一點一點治好的啊!”

沈希結巴道:“我……我冇有落意哥哥,我冇有不聽話。”

謝溫到醫院打開門看見雙腿並立乖乖坐床邊,認真聽著斷洛意給他講一大堆了無生趣的醫囑。

看到謝溫進門,急忙站了起來。

斷洛意扭頭看到謝溫,:“來了!”

謝溫:“嗯,走吧。”

沈希小跑去拿床底放著的黑色的袋子,有些想靠近謝溫又帶點怕意,始終距離謝溫一段距離。

斷洛意一把攬過沈希,把他圈在懷裡,不捨道:“以後記得多回來看看我啊!小沈希。跟你相處幾天,我可喜歡你了。”

沈希垂著頭,乖巧道:“我也喜歡你洛意哥哥。”

斷洛意得意朝謝溫炫耀,:“怎麼樣,第一次有人喊我哥哥誒,真乖,改天哥哥給你買小蛋糕。”

沈希:“不用的,洛意哥哥。”

謝溫鄒眉,:“你威脅的吧!不帶這麼為難人的。”

斷洛意反駁道:“還是有點真心在裡麵的,相當年我那麼強迫你,你都不肯開口,所以要是不願意怎麼強迫都冇用,是不是呀!小沈希。”

沈希非常配合的點頭:“嗯嗯。”

謝溫:“好了,我們走了。”

斷洛意被臨時叫走,沈希跟著謝溫走到醫院外,又跟到停車場,謝溫打開車門,沈希快速鑽進去,謝溫來到另一邊上車。

本來想直接開回家的,但已經到中午吃飯的時間了,就轉到就近的飯店吃飯。那菜單點餐時,想起斷洛意之前發給自己的囑咐,忌口的幾乎冇有什麼能吃的了,就另外給沈希點了份海鮮粥,自己順便點了茄汁手打蝦片,酸菜肥牛,水煮菜,和一碗米飯。但思來想去又害怕沈希不夠吃,多加了一碗粥。

服務員走後,謝溫特意告訴沈希,斷洛意囑咐過不能給你吃油膩,重口味的食物。

沈希聽話點頭示意自己知道的。

回家的路上,斷洛意給謝溫發了一大筆錢,備註撫養費。謝溫嘴角抽搐,回道:不用,錢我還是有的。

斷洛意:我出一份力嘛!

謝溫:你爸不是凍結你的所有銀行卡了嗎?

斷洛意:這可是我每個月實打實的工資。

謝溫:你平時慘的我都想資助你的地步。冇必要。

斷洛意:……

斷洛意:小溫,你打出字好冰冷。

謝溫真心實意打道:我是為你考慮。

在接沈希之前謝溫找了阿姨,收拾出來一間房給沈希。謝溫帶沈希來到房間。房間裡的東西謝溫也事先找助理買齊了。

沈希站在門口,謝溫問道:“你多大了?”

沈希:“快17歲了”

謝溫思考道:“你這個要上戶口的話,還得要監護人。真的很麻煩。”

沈希疑惑小聲問道:“17歲不是可以成年了嗎?”

謝溫有些複雜看著沈希,沈希低下頭,心裡懊悔自己是不是說錯話了。

謝溫:“你是不是被拐賣逃出來的,情況真的很像。”

沈希懵懂抬頭:“啊!”

謝溫關心道:“可以報警的。那樣可以找到你家人。概率不是很大,但可以試試。我也會儘力為你提供幫助的,如果你願意的話。”

沈希聽到謝溫說完話後,臉色變的慘白,像想起什麼很恐怖的事,害怕的不得了的樣子。

搖頭哆哆嗦嗦道:“可以不要把我送回去嗎?先生,我可以自己走,不要把我送回去。”冇聽到迴應,更加委屈道:“我好不容易纔逃出來的。”

謝溫從話裡意思到沈希對原生家庭的恐懼。忽然生出幾分同命相連的感覺,他雖然不至於談到家人,就害怕成這樣。但是也想離名義上的家庭越遠越好。謝溫和沈希麵對麵站著,沈希不知道是不是因為營養不良,個子偏低。謝溫低頭可以清晰看到沈希的頭頂,他的髮絲偏黃,陽光貼合在上麵,謝溫可以看清楚表麵的根根髮絲顫動,它們發著光,光線不是耀眼不忍直視的,是柔和的,謝溫目光留在上麵,久久不願挪開。

謝溫輕聲開口道:“不會送你回去的,既然不喜歡過去,那今後重新開始一切吧。”

沈希猛的抬頭,眼眶還有剛泛出的淚霧,有的攀上睫毛,將睫毛染的濕亮濕亮。卻冇有楚楚可憐的味道,沈希的眼睛在笑,明顯高興不得了的樣子。

謝溫再一次確定,自己不能明晃晃對上沈希的眼睛,於是錯開眼神,極其不自在道:“那你收拾收拾吧,我出去了。”

謝溫走出門外,門處於半掩的狀態,謝溫手塔在門邊緣,準備替沈希關好門。突然從門裡傳來一聲十分鄭重的話:“謝謝,我以後會對先生很好的。”

這句話謝溫知道,就像結婚時的宣誓詞,什麼“我以後一定會對你好的。”,謝溫一向對此嗤之以鼻,不屑一顧,今天有人對他說類似的話,他倒是有一種新奇感。又覺得這並非一點都不可信,心底冒出些期待的苗頭。

答道:“這樣的話,那我提前也謝謝你了。”

-的。”看到桌上兩束顏色清新的花,抑製不住的開心,腳步歡快拿起一束花。:“我隨口說的,謝溫你記住了,你應該親手當這一群人的麵送給我的,那樣浪漫的話,我能記一輩子。”笑意盈盈的拿起花欣賞。謝溫:“嗯……光想想就是很恐怖的事。”斷洛意心情正好,把花放下,來到床前,語氣溫和哄道:“小希,醫生給你檢查一下,好不好啊?”沈希聽話點頭爬到床上躺好,等斷洛意一頓操作檢查完後,向沈希笑著說恢複的很不錯,繼續保持,然...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