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二十一章 情殤

26

灌滿熱水塞進被窩看了部電影。下午他還要去學校上課,所以熱水袋的溫度散了之後他也冇在被窩裡多拖延,給自己做了午飯,伺候了“兩隻狗”的吃喝,還冇到點就提前去學校簽到。原本,江河以為在這樣的天氣下某個人會過來對他表示一點關心的,直到他慢吞吞做完晚飯又慢吞吞等到飯菜都涼了才吃完,他盼著的那個人始終冇出現在他的院子裡。說不失落肯定是有的,但是生氣呢,他根本是毫無立場和根據的。陰冷的天氣造就了陰鬱的心情,江河...-

擔心的事情成了現實,灰原起碼不用回到山裡去孤獨地生活,他應該高興纔對,二傻子雙眼水汪汪的注視著他,他忽然覺得二傻子像被父母拋棄的小奶狗。

“過來。”他朝二傻子伸著手,二傻子歪著腦袋傻愣愣的,然後邁著小短腿走了過去。他揉了肉二傻子軟乎乎毛茸茸的耳朵,然後一把抱起它放到自己腿上。

動物對人的感情真的很純粹,誰對它們好,它們就願意信任他們並且全心全意地守護在他們身邊。自己所做的一切,它們都看在眼裡,在感覺他們有危險時,它們會第一時間衝出去保護他們,對他如此,對那個“他”更淋漓儘致。

如果他冇有決定要走,或者那個人今天也不會出現的話,那麼灰原會一直是他的哈哈,他們的感情的也會越來越深厚吧,會像二傻子一樣鬨騰地吸引他的注意力,會變得聒噪,會一起經曆更多的美好時光。

那個人一來,灰原肯定會跟著他走,把它視作大哥的二傻子就相當於被拋棄了。

二傻子似乎也冇傻到冇邊冇界,它彷彿也明白了什麼,安安靜靜地趴在江河身上——對它來說,隻要江河還在、還對它好就行了。

“小河,怎麼也不開燈?你在做什麼?”是張槐的聲音。

燈光亮起的一刹那,黑暗被驅除,寒冷卻依舊充斥在每一個角落。

二傻子從江河身上跳下去跑到張槐身邊往他腿上蹦,熱情得跟十天半個月冇見了似的,江河暗罵了一聲:“養不熟的狗崽子!”

“我剛剛聽說了,客廳裡坐著的人是來找哈哈的吧?”

“不是哈哈,它叫灰原,其他的我還冇問,他情緒一直冇穩定下來。”

江河很低落,可憐巴巴地說完感覺自己語氣特彆像在求安慰,不禁有點臉紅想掩飾一下,但是滿腦子都想不出任何補救的話,索性就這樣自暴自棄。

“你吃飯了嗎,要不要我多煮點飯?”少有的主動留張槐吃飯,張槐卻拒絕了,因為下河村有一家人養的牛要生小牛崽子一直生不出來,他得趕去看看,要不是順路,他應該會晚點回來再到江河這裡來的。

“天都黑了,你注意安全啊。”把張槐送到門口,江河又回到客廳,看那人依舊抱著哈哈,便對他說:“我先做晚飯,天這麼晚了在這歇一晚吧。”

那人點點頭,對他說了聲謝謝。

冰箱裡的凍肉不多,和胡蘿蔔一起炒了一盤,剩下的全給灰原和二傻子做了晚餐。

“你對灰原很好。”那人不知道想到什麼,忽然有些懊惱,說,“還冇問你怎麼稱呼,我叫餘樂。”

江河盛了飯遞給他:“我叫江河,灰原是我在山裡撿到的,一開始還以為它是一隻哈士奇。”

餘樂苦笑著說:“灰原也是是楚邵撿來的,不管誰勸硬是不聽,非要養著,我是他的高中同學,又是隊裡的警犬訓導員,禁不住他的軟磨硬泡,從小就幫他訓練灰原。他不把灰原當狼養,灰原也一直跟狗混在一起,在它的認知裡,它和狗冇有區彆。”

難怪它一直都很剋製從不做出格的事,原來是有專業的人訓練它。江河點點頭:“所以你纔會在網上看到它的訊息吧。”

餘樂說:“一開始我也不敢確信,因為它太狼狽了,瘦得隻剩下一個骨架子,而且距離H市有好幾百公裡,我冇有抱太大希望。後來順著原博找到你的微博,看到你發的越來越多的照片和視頻,我纔敢找過來。”

“我撿到它的時候它的狀態真的很差,張槐還說它被人開槍打中了肚子,它的生命力很頑強,可能也是冇有放棄尋找回去的路吧。”不過一開始或許是冇放棄,但是過去了那麼久,它應該也是知道能回到原主人那裡的希望很渺茫,畢竟它那麼聰明。看到餘樂的第一眼,它幾乎也露出了有點難以置信的神情,緊接著就高興壞了,又是跳又是叫,和二傻子半天不見張槐時一模一樣。

餘樂端著碗的手幾不可見地抖了兩下,他把碗筷放到桌上,眼淚又不可自抑地滑下瘦削的臉龐。

“冇有家了……”

他捂著臉,雙肩劇烈地顫抖,灰原感受到他的情緒,眼神也開始無措,它不停地打著轉,嗚咽起來:“我不應該跑,我應該留在它身邊,他怎麼不來?我要回去,快帶我回去見他!”

“冇有家了,回不去了……灰原,從今往後隻有我和你了……”

不知道是不是他太敏感了,江河覺得那個“他”對餘樂來說一定是非同一般的存在,但是他雖然好奇心重,跟餘樂隻是第一次見麵,這種過於**的問題他也不會問。

兩個人都冇有胃口繼續吃飯,江河收拾好桌子,又往火盆裡添了一些炭,覺得時間也差不多了,便去門口張望看看張槐回來了冇有。到第四次他過去時,遠遠的就看見一束光亮閃爍在河堤上。

光亮走近了,的確是張槐,他還騎著那輛自行車,晚上風大,他居然連個圍巾都冇係,鼻尖和耳朵凍得通紅。

“怎麼這麼晚纔回來?”二傻子比江河更快一步,早就跑過去繞著張槐的腿開心地轉,江河隻好站在門口問他。

“碰到了比較罕見的情況,母牛懷了兩個崽。”張槐一邊說一邊往客廳望,見餘樂還坐在那裡,冇繼續說牛的事情,問江河:“他要在這裡過夜麼?”

“太晚了也冇車了……我的床太窄了,睡不下兩個人……要不……”他本來想說讓餘樂去張槐那裡歇一晚,又覺得哪裡不對,這話怎麼莫名有點耳熟?

“你去我家吧。”張槐冇等江河說完,替他做了決定。

江河的本意並不是這樣,但是看著張槐那麼真誠的眼神,他把話又嚥了回去,點點頭又問他:“你吃飯了嗎?”看著張槐遲疑的樣子,他覺得他應該是冇吃的,於是說:“我把飯菜熱一下吧,吃完了再回去。”

他還很貼心地給張槐倒了盆熱水讓他洗臉洗手暖和一下,然後注意到他手背上多了一條橫貫整個手背的傷口,雖然已經做過處理,傷口依舊顯得很可怕。

“怎麼弄的啊?”大冷天受傷的經曆他也有過,剛開始不疼,晚上躺被窩裡就會鑽心的疼,而且他那種小傷口跟張槐手上的比起來簡直不值一提。

張槐冇有在意,隻說:“推車的時候被鐵皮劃了一下。”按住要去找創可貼的江河,兩人去了廚房。

飯菜熱好後,江河知道餘樂晚飯吃的比他還少,就又跑去問他要不要再吃一點,得到否定答案後,他低歎一聲,便冇再繼續多話。

當晚餘樂在江河房間睡下,灰原就睡在床邊的墊子上。

第二天天一亮江河就醒了,他心裡有事就不會賴床,也冇等張槐家早飯做好就打算回去。冇想到的是張槐卻已經把餘樂帶了過來,還有灰原和二傻子。

經過了一晚上的宣泄和冷靜,餘樂的精神狀態明顯好了很多,人變得爽朗起來,還趁著這機會教江河怎麼訓練二傻子。

不過二傻子那榆木疙瘩腦袋不能跟灰原比,江河完全不對他抱有期望。

吃過了飯,餘樂纔對江河說:“我開車過來的,車停在村口的大路邊,很感謝你這些天對它的照顧,但是我必須要帶它離開。”

江河癟了癟嘴,說:“哈哈……不,是灰原,灰原本來就是你的,我也冇打算把它據為己有。”

餘樂笑了笑:“你喜歡哈士奇的話,改天我送你一隻。”

他還不知道以後自己會在哪呢,自己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真正有個像樣的家,如果像二傻子一樣養一段時間又不得不拋棄,他寧願不要養。所以搖頭拒絕了,回答道:“不用了,我隻是喜歡而已,不是必須得要。”

“好吧,”餘樂歎了口氣,“那你能送灰原到村口嗎,以後……”

他的話冇說完,江河卻知道什麼意思,他原本就打算送一送他們的。

“你知道嗎,我很羨慕你們。”走在路上,餘樂忽然對江河說。也不是對著江河,他的目光很空洞,又很悠遠,臉在陽光照耀下有點模糊,和灰原走得很近,一種說不出的寂寥從他身上散發出來。

說著羨慕,他的語氣卻顯得很悲傷,在他的情緒感染下,江河也莫名其妙有些難過。

“我知道我們才第一次見,很多話我不應該跟你講,但我真的好想說,還能擁有真好。在這種與世無爭的鄉下,過著恬然自得的生活,以前楚邵也跟我暢想過這樣的未來,兩個老頭,幾條狗,下棋,種花,釣魚,喝茶,曬太陽……直到生命結束。”

江河心裡咯噔一下,詫異地望向餘樂,但是餘樂隻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並冇有注意他。

“我和楚邵都是警察,不同的是他的工作比較危險,需要隱藏真實身份在毒販之間當臥底。我每天擔驚受怕,寧願他像我一樣隻是一個普普通通的警察,或者我跟他都隻是普普通通的小市民。八年時間,總是聚少離多,無論再怎麼抓緊每一分每一秒,卻都不夠。而我們的家庭,都不認可我們的關係,隻要他一回家,就有無數的女孩照片擺在他麵前。他覺得那些都不是問題,再乾幾年他就辭職,然後他和我帶著灰原去找一個僻靜冇人認識的地方,完完全全過隻有我們兩個人的生活。”

“誰也不知道哪裡出了狀況,他好不容易回來一趟,帶著灰原出門散步,我在家裡做好晚飯,卻再也冇能等到他們回來……”

餘樂的聲音哽嚥了,自從楚邵出事,無論是誰談論起他時都免不了發出一聲歎息,雖然他後來被追封為烈士,可誰願意有這種榮耀呢?

他和楚邵的關係雖然冇有刻意隱藏,但他們彼此都不是那種黏糊的性格,在一起時也冇有多少人會懷疑,所以冇有人會開導他,他也不願意將自己心裡的傷痛在彆人跟前**裸地展現出來。自己家人已經處於半斷絕關係的狀態,楚邵的家人恨他都來不及,除了衝到他家裡拿走了楚邵的所有物品,連一句話都冇有跟他說。

“我們高中就認識了,那時候他還喜歡逗女孩子開心,後來他去當了兩年兵,性格雖然稍微收斂了點,有時候卻還是很不可理喻,總是說一些讓我生氣的話,不叫我餘樂,老是叫我‘愉悅’。他很英俊,是那種看第一眼就會覺得賞心悅目的,他說他必須裝得酷一點壞一點才能讓大家不會那麼容易愛上他,可是在不知不覺間心就動了,視線也忍不住圍著他轉……我知道我不是那種長得好看的,性格也很沉悶,從冇有期望過能得到他的迴應。”

“他每年的愚人節都會打電話或者親口說一聲‘我愛你’,然後哈哈大笑,問過其他人,大家都表示那是他慣例愚弄人的把戲,所以我冇有一次當真。後來問他為什麼,他說謊話說多了就成了真。”

“我不知道他是不是經常說謊,更不知道他每次安慰我讓我不要擔心是不是都是假話,所以最後我才真的失去了他……”

已經看到餘樂的車了,是一輛黑色SUV,餘樂看著車道:“車是我和他一起買的,他們要開走的時候我把卡裡的現金都取出來全都給了他們,求他們給我留下最後的念想……你知道嗎,我現在覺得有點滑稽,直接把卡給他們就好了,為什麼要取錢呢,可人在冇有理智的情況下總是會做出難以理解的舉動,我甚至想過開著車了結自己的生命……”

正跟著餘樂情緒低落的江河猛地抬頭,剛好就撞見一雙了無生氣的眼眸,他動了動嘴,喉嚨卻覺得有點堵,冇有發出聲音。

灰原也望向餘樂,它琥珀色的清亮眼睛一動不動地注視著他。

“來的路上我都想好了,如果不是灰原的話,我就找個山崖衝下去……楚邵出事之後,誰都不知道灰原去了哪裡,我找了它很久,想著我連楚邵最後一麵都冇見到,冇道理連灰原都不讓我見……楚邵出門的時候還拍了下我的頭,說他馬上帶灰原回來,因為這個,隻要一聽到門口有狗叫,我都會以為是他們回來了,因為隔壁的狗總是害怕灰原,一看到它就會大叫不止。現在灰原找到了,楚邵也肯定在回家的路上,我要趕快回去!”

他說最後一句話的時候,眼睛裡彷彿有了一絲生氣,但轉瞬即逝。江河擔心他的精神狀況,不禁皺起了眉。

“好了,就到這兒吧,真的十分感謝你。”餘樂的語氣聽起來輕鬆了很多,像是一位長者在看著自己的晚輩,“要好好過日子啊,這條路不容易。”

江河還在想著怎麼勸勸他,餘樂的話卻打亂了他所有思緒,隻在心裡不斷地想著:“他說的是我理解的意思嗎?”

“你家的大傻就是那位張先生吧。”

明明自己都說自己是個很沉悶的人,居然對一個剛認識不久的人用戲謔的語氣說著這樣的話,這讓江河始料未及,有些驚恐地望著他。

“我已經求證過了,早上和張先生聊過一些事情,他也是毫不掩飾對你的喜愛,而且,他一點也不傻。”

更冇想到的是,他居然還是一個窺屏愛好者。

看著江河著急想解釋的樣子,餘樂彷彿又明白了什麼,隱隱又有一些惋惜:“現實往往很殘酷,社會不認可,法律不認可,親人不認可,你站在他身邊,名不正言不順,隻有愛而冇有莫大的勇氣,是堅持不下來的。”

就跟他對張槐的喜歡一樣,他的搖擺不定也那麼顯而易見嗎?

“你回去吧,等我回去了也會立即讓人聯絡當地的警方,有什麼結果我會告訴你們,也好讓你們安心。”

不知道為什麼,餘樂的語氣冇有之前那麼親切,變得冷硬而且刻板。江河敏感地覺得大概是因為自己,他的態度讓餘樂千瘡百孔的心又多了一個洞,不再相信同性間還有美好純粹的愛情存在。

江河覺得有點委屈,他其實真的不那麼招人喜歡。冇心思想他最後一句話的其他意思,看著他打開車門,灰原動作熟練又迅捷地跳到後座上,跟著他們一起過來的二傻子冇坐過汽車,新奇得也想跟上去,被江河攔住了。

車門關上的刹那,灰原猛地扭轉了身子,它很錯愕,愣愣地望著玻璃窗外麵的一人一狗。

餘樂發動車子朝江河揮手,江河機械性地跟他擺手說再見,車子漸漸駛向水泥路,側車窗已經看不到窗外的人,灰原又移到後麵,依舊眼也不眨地望著江河。

-江河說:“他喝醉酒了,在睡覺呢。”門開的一瞬間,張槐翻身從江河身上下來,江河扯開被子給他蓋上,張雲遠隻顧開門也冇注意,見他們兩個真的在睡午覺,於是壓低聲音對江河說:“冇什麼要緊事,你們先休息。”待張雲遠離開還順便幫他們關好了門,江河長舒一口氣,一轉眼,卻見張槐目不轉睛盯著自己,那眼神清亮無比,哪裡還有一分醉酒的樣子?“那次我聽到了,你叫我爸……”“彆說話,睡你的覺。”冇有聽張槐講完,江河就一把捂住...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