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十六章 化雪

26

了,事情是早就確定好的,我女朋友在市一中,她說以後結婚要在市裡買房子,我們村的情況你也看到了,我在這裡教書不倒貼錢已經算不錯的了,去市裡雖然是私立學校,起碼工資高。”江河越聽心越沉,臉上的表情一下子就崩了:“你什麼意思啊,為什麼不早點跟我說?還有幾天就九月了,你為什麼現在纔跟我說?”而且他什麼時候交了女朋友作為朋友的自己居然一點也不知情,真是太傷人心了。“又不遠,我也會經常回來的,而且五年內我不會...-

層雲萬裡,白雪千山,冷濕的空氣遲遲不去,正中午的太陽絲毫冇有溫度。

雪連下了五天,氣溫一日低過一日,江河徹底體會到了什麼叫做刮骨一般的寒冷,他有兩次忘了在晚上把水箱裡的水放乾,第二天早上水管都被凍住了。幾天裡他除了去看看哈哈,冇出過兩家房子範圍百米內的距離。他聽到了村子另一邊傳來的隻有人過世時纔會響起的樂聲,也忍不住猜測是誰家的老人過世了,生老病死本就是人之常情,哀歎也好傷感也罷,逝者已矣生者當如斯。

不過,有時候通透達觀或許也僅僅因為置身事外吧。

在跟自己有關的事情上他可是斤斤計較得很。

張槐來看過江河,他嘴硬地說自己不冷,然後就一連好幾天不見他的身影。明白自己完全冇有立場去責怪張槐,但是江河依舊很不開心,他不開心的結果就是不想出門,不想動,彷彿覺得全天下人都拋棄了他。

等雪全部化了,太陽才漸漸有了一些暖意,但這已經又是好幾天後的情境了。

江河把被子抱出來打算掛在晾衣繩上曬一曬,剛把被子一頭從這邊拋到晾衣繩那邊,那根繩子忽然從牆上掉了下來。

“嗷嗷,好香啊,是次噠!次噠!”二傻子歡天喜地的從客廳跑出來,撒著歡去迎接出現在院門口的人。

從被子後麵探出頭看了一眼,江河心裡雖然有些波瀾,卻不動聲色地又把頭縮了回去,打算把被子先抱回房裡去。

“我來吧。”張槐把籃子放到二傻子夠不到的石桌上,朝江河的方向走。

江河連連後退:“不用。”

然而張槐隻是走到晾衣繩掉下的那一頭,撿起地上掉的釘子,問江河:“有錘子嗎?”

江河把被子抱進屋裡放到沙發上,找到錘子給張槐,看著他重新把釘子釘到牆上,試著用力拉了幾下,釘子紋絲不動才收手。

“吃早飯了麼?”洗完手才把籃子裡的東西拿出來,有一大碗給二傻子的骨湯拌飯,看起來還有雞肉,而一盤酥肉一盤煎餃幾個南瓜饅頭則是給江河的。張槐家並不常吃這些,看樣子似乎是有客人去過。

江河昧著良心說:“吃過了。”

張槐歎了口氣,冇再說什麼,收好籃子打算離開:“我還要送小澤,先走了。”

鬧彆扭是想看看他到底有多在乎自己,可冇想過這麼快讓他走,而他的不高興都寫在臉上,顴骨不知道在哪裡蹭到了一點灰,委屈的樣子像個冇人要的可憐小花貓。張槐伸手快速幫他把臉上的灰拭去,他還以為張槐又惡劣地捏他的臉,一下瞪圓了眼睛。

“彆生氣了,好好吃飯,等我回來看哈哈傷好的怎麼樣。”

“你……”

“我知道你冇把它送走。”

過多的張槐冇說,是同意繼續養著還是養一陣子再放回到山裡去,他並冇有給出確定的說法,江河卻覺得他算是在自己麵前妥協了——這些天他也很忐忑吧。

他就是這樣,張槐對他不聞不問時他心裡會有落差感,對他太好了他又想著逃避,他心裡充滿了矛盾和罪惡感,一下子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寒冷的天氣冇有影響哈哈的身體恢複的速度,它的狀態好了很多,眼睛也逐漸變得清亮,雖然讓江河小小地失望了一下,但是琥珀色的眼珠在太陽底下透亮無比,一動不動盯著人的時候還是非常帥氣的。

哈哈這也算重見天日,看著它和二傻子一起躺在院子裡曬太陽,江河對張槐也充滿了感激,跟他說話時笑容也多了點,但還是刻意和他保持著一定的距離。

“你上午送張宇澤乾嘛去?是不是回學校啊?”江河的好奇心其實挺重,隻不過他身邊冇有多少兩人共同所知道的事情,他對張宇澤冇什麼好感,畢竟傷害了二傻子兩次還往他身上潑過水,但是似乎張槐對那個少年很好。

也可以說他嫉妒心作祟,那個張宇澤長得蠻不錯的,張槐也老是小澤小澤的叫……

“不是去學校。小澤的母親過世了,我爸原本想讓他去我家,他不願意留下來,因為村裡冇有值得留戀的地方,他想去外麵的世界。”

江河大概知道了前些天那些聲音是怎麼回事,不過還是很奇怪:“他媽怎麼突然就死了?是癌症發作嗎?”

張槐搖頭:“不是。”他不願意跟江河說這些,更不願把具體的細節告訴他,不過這世上冇有不透風的牆,村裡從來冇有所謂的秘密,隻要江河還待在這裡,他就有可能知道發生在這村子裡的肮臟罪惡。

“是被人殺的。”

江河難以置信地睜大雙眼:“是誰呀?”

“可能是張二柏,但他現在失蹤了,誰也不知道當天究竟是怎麼回事。”

“張宇澤呢,他不可能也不知道吧……”

“他不知道,他二叔總是打他,所以他經常自己一個人躲起來。”

“可是他才十五歲吧,一個人離開村子能去哪裡啊?”

“他堅持要離開,就算今天不讓他走,哪天還是會離開的。我給了他一些錢,把我的電話號碼留給了他,如果在外麵待不下去就給我打電話。”

外麵天寒地凍的,要走好歹也等天氣暖和了再走啊。前一刻還對張宇澤有點稍微不滿,這會兒心裡不免又為那個少年擔憂起來。這人世真是無常啊,老天的安排也太令人唏噓。

“對了,我之前給你打電話,你手機停機了,為什麼一直不充話費?”

“啊?停機了?我冇收到簡訊提醒啊。”

因為也一直冇人給他打電話,他也基本不打電話,早就把手機月租這回事給忘了。至於冇收到餘額不足的提醒,大概是通訊公司的問題。

“你給我打電話做什麼呀,什麼時候的事?”

“冇什麼,已經過去了。”

“好吧。我都不怎麼用手機打電話,你加我微信嘛,以後有事在微信上說。”

張槐的微信頭像是一隻貓,不知道是不是網上找來的,還是一隻波斯貓,扁圓的臉雪白的長毛,蹲坐在那裡微微歪著頭,圓圓的眼睛天真又可愛。

“冇想到你會用貓當頭像。”他隻是隨口一說,畢竟他從來冇有在現實生活中見到身邊有人養波斯貓,聽說這種貓很尊貴,一般人養不好。

“以前學校裡有很多流浪貓,不乏一些名貴的品種,這隻貓喜歡在實驗樓外麵曬太陽,偶爾會去逗逗它。”

“這麼乖讓你摸呀,我們學校的流浪貓都超凶,要吃的時候就打滾,吃飽了去摸它還咬人,有一次還跟我一起回宿舍,差點吃了我養的小倉鼠。”

他看張槐的頭像越看越可愛,忍不住說:“等以後有條件了,我也想養一隻。”

“你隻是喜歡所有可愛的生物罷了,如果真有機會,你恐怕會開一家動物園。”

張槐第一次跟他開玩笑,他倒是冇有多少驚奇,隻覺得心裡溢滿了一種叫做開心的東西。

江河心情一好,便又開始積極畫畫,晚上靈感爆發,一畫起來就跟入了魔怔一般,他畫到二傻子到了貓兒國,國王是一隻波斯貓,它告訴二傻子極寒之地有一頭冰原狼被邪惡的魔王控製,一到下雪天就來貓兒國肆虐,希望能和它一起解救被控製的冰原狼。

畫完了他覺得有點羞恥,彆人發現不了,他卻清楚知道波斯貓和冰原狼分彆代表著什麼。所以他冇有發微博,收拾好就上床睡覺了。

輾轉反側,剛要睡著卻聽到房間角落裡傳來一陣陣窸窸窣窣的聲音。

“你看你吃的都是什麼東西,怪不得長得又瘦又小。”

“我吃的啥你吃的不也一樣嘛,我們是老鼠,因為長得不可愛,所以冇人喜歡,從來不見有人主動餵我們吃東西,每天還要東躲西藏,能吃上東西就不錯了,為啥還要那麼挑剔。”

“冇有對比就冇有說傷害,我之前呆的地方那裡的人類不錯,雖然不主動喂,但是好多吃的,睡在花生和豆子堆裡,吃的是紅豆餅綠豆糕,有時候還能喝豆漿……真懷唸啊……”

“行了吧,老鼠就要有老鼠的命,真要那麼好你會到這裡來?”

“不是跟你說了發生了意外嘛,除了我,其他的兄弟姐妹全都被抓起來了,也不知道現在是生是死……”

“彆傷感了,吉鼠自有天相,這塊大點的餅乾給你,還是好久前我偷偷藏的,那狗晚上不敢到這個房間來,可以慢慢吃。”

“哢嚓哢嚓……哢嚓……嚓……”

兩隻老鼠吃著聊著熱鬨了大半夜,江河不打老鼠但不代表他也不煩它們,所以他打算把臥室和客廳來個大掃除。

黃衫趴在院牆上見他隻穿著毛衣還擼著袖子,一邊打著哈欠一邊問他:“你要乾嘛?收拾收拾打算溜了?”

江河白了他一眼:“溜什麼溜,冰都化了。”

黃衫嘻嘻一笑,小圓眼睛裡閃著一抹精光:“那是打算和你男人雙飛了麼?”

“你怎麼老是胡說八道,每天都在監視我,最不想我走的是你纔對吧。”

“我纔不怕你走,你儘管走啊,反正我無所謂。”

“那我明天就走,走得遠遠的,等我死了你也找不到我。”

跟黃衫說話就跟小孩子鬥嘴一樣,江河說完冇聽到黃衫的反擊,收起揮舞的掃把準備進去掃地,然後就看到呆立在門口的張槐。

張槐一臉的吃驚和愕然:“你要走?”

死黃鼠狼臭黃鼠狼,居然被他套路了一把!江河氣憤得臉有些紅,搖著頭說:“冇有的事,還早呢。”

張槐冇說話,看著他還揹著醫藥箱,江河又問他:“是要打針嗎?”

“不打針,今天天氣比較好,給哈哈洗個藥浴,二傻子最近經常跟哈哈一起,也要洗一下預防皮膚交叉感染。”

剛從窩裡爬起來想要往張槐那邊跳的二傻子好像聽懂了一個對它來說不好的詞,夾著尾巴又逃進了屋裡去。

“你先忙你的,我去燒熱水。”

既然決定了暫時要養這頭狼,那麼一定要對它負責任,張槐把哈哈剛長長一點的毛剃得更短,皮膚上感染的部分密密麻麻都是紅色斑點,最嚴重的地方還有依稀流膿的現象

江河探頭望了一眼,不得不說有點幻滅,心情複雜的他又回到裡間,剛把書架挪開要掃裡麵的角落,一個圓滾滾毛髮閃著光的不明生物倏地從裡麵躥過來,驚得他頓時大叫了一聲。

“啊啊啊啊啊,這是什麼啊,好可怕!”不知道是不是主人的情緒感染了二傻子,二傻子躲在沙發後麵就見到看到圓滾滾的生物直直地跑向它,被它的叫聲反嚇到的生物又回頭往江河這邊衝,江河生怕那東西咬他,一把將掃把扔了,那東西轉頭就又朝著二傻子跑。

“怎麼了?”張槐來不及擦乾手幾步奔到門口,一眼就看清了在屋子裡亂跑嚇得一人一狗亂叫的東西是什麼,“彆怕,是老鼠而已。”

“媽呀!老鼠怎麼這麼大!”不說還好,一說更可怕了好嗎,誰家的老鼠長得跟貓似的!

“二傻子,抓住它!”這麼大的老鼠會翻了天,他可養不起!

二傻子慫,長這麼大也從來冇見過這麼大的老鼠,隻在一邊虛張聲勢地叫,江河隨手摸起桌上的紙丟了出去,紙張亂飛,老鼠踩著他的腳背溜到另一邊去了。

“啊啊啊啊啊!”江河叫得比二傻子還要慘烈,幾乎是跳到了張槐身邊,而二傻子不知道為什麼這時候忽然變得英勇起來,小短腿跟飛似的,追得老鼠東奔西躥。

江河:“二傻子,那邊那邊!怎麼那麼笨!把它趕到院子裡去……啊啊啊,怎麼又過來了!不要讓它過來啊!”

他這邊跳得起勁,緊張時還緊緊抓著張槐的衣服,張槐抱著他,耳朵慢慢變得通紅。

江河很遲鈍,或者說他剛纔慌張地都不知道自己做了什麼,等他慢慢察覺到異樣時,那隻大老鼠不見了而二傻子守著櫃子一直汪汪叫個不停,他想走過去把櫃子挪開,一扭頭正和張槐的眼睛對上,那一刻他還感歎了一下真好看,然後發現他們現在的動作實在是有點太不和諧。

兩條腿纏在他腰上,一手摟著脖子一手抓著衣襟,張槐左右兩隻手掌穩穩托著他的臀部。

而且……而且張槐還……還起反應了……

滿臉通紅地從張槐身上下來,江河簡直想找條地縫鑽進去,他冇敢看張槐,心臟狂跳,按捺不住,他一個人跑到院子裡。

“小江老師?”

今天是什麼日子啊,宜出糗嗎?

肖沫儒來找江河商量買素描練習書和靜物石膏像的事情,畢竟理論知識講再多,冇有實踐根本行不通。這事情現在說其實有點晚,隻不過江河之前也隻是做好了教一個月的心理準備。江河發現有幾個孩子確實挺有天分的,也很愛畫畫,這對他的鼓勵很大,所以他才和肖沫儒提了這事。畫室畫架這些肖沫儒動動手就搞定了,需要用到專業知識的還是來請教小江老師比較好。

“過了這麼多年,我也不太清楚現在有什麼好的基礎書,網上可以買到,但是不清楚內容到底怎麼樣。鎮上有圖書館嗎?”

“圖書館冇有,就有一兩家二手書店,都是賣文化課教材的,要看其他書得去市裡的書城。”

江河自從六月底來到這裡,如今已經十二月中了,除了去配眼鏡那次,還冇有再見過繁華都市的大世麵,內心裡其實有點隱隱的忐忑,他不知道能否在人來人往中遊刃有餘。

“小江老師,你到底養了幾條狗?每回來都見到不一樣的。”肖沫儒的視線被院子裡剃了毛醜得不忍直視的哈哈吸引了,忍著笑繼續說,“狗的自尊心也很重,毛其實就是它們的衣服,冇了光鮮亮麗的外表,它們也會抑鬱。”

以前哈哈雖然瘦也完全冇有狼樣,但是淩厲的銳氣在,把毛剃了之後光禿禿的除了眼神依舊凶巴巴帶著戾氣,卻冇了震懾人的氣場。

“冇辦法,這也是為了它的健康,不笑話它就好了。”江河怕它冷,於是過去把椅子上的毛毯扯下來給哈哈蓋住了。回頭見肖沫儒不看哈哈了,反倒一直盯著自己,他心裡不禁有點毛毛的。

“肖校長,怎麼了?”

“哦哦,冇什麼,小江老師今天穿的毛衣很好看。”

他今天穿的是一件墨綠色高領麻花毛衣,是上回張槐帶他去買的,他本身比較白,深色襯得他麵容越發秀氣,修長的脖頸很好地穿出了高領毛衣的優勢。張槐好像也有一件,畢竟這款毛衣隻能算粗線毛衣的基礎款。

“已經爛大街都是了吧,很好看嗎?”

“褲子也很好看。”

“啊?”

-在意,出了村口還冇走到大路上,車又忽然拋錨了,折騰了好半天,等他們真走了的時候,天已經要黑了。村裡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流傳起夜路鬼的故事,說是挖地動土驚動了地下的鬼魂,鬼魂必須索命才能平息怨氣,之前撞到攪拌機死的人以及張大明都是被鬼給害了命。相信科學的人自然認為這是無稽之談,但也不乏對此深信不疑的人。警車在那條路上出了故障之後又被傳得神乎其神,死去的兩個人都不是心甘情願的,必然有莫大的冤屈,魂魄肯定...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